当前位置: 华考范文网 > 散文精选 > 短篇散文 > 小干大干中

小干大干中

小干,本岛边上的一个小岛,岛民们曾经以晒盐为生存手段。看到小干的名称,就会想起偷懒,想起磨洋工。更何况如今的小干不晒盐,连原住民都少得可怜。但是,与本岛比邻的地理位置,与国内大鱼港沈家门也是抬头可见的距离,注定了小干的不小干。

遥遥看到蓝色的悬索大桥,书写着“浦西大桥”四个字。哦,小干在平阳浦的西面。到了这里,上岛已经非常容易。我们信马由缰拐上了大桥,径直进到了小干的深处。进去之前我不知道小干其实早就不是印象里的小干了。大桥右边,远处有一些民居。民居相比大桥的巍峨,小了点。它只是一个村落。可是那边还没有公路与大桥连接。我们的路线,只能是设定好的左拐。

这一边,沿着大海。舟山的海,不是文字和文学里描写的湛蓝。这是我第一次走进舟山最失望的地方。我以为,世界上所有的大海都与蔚蓝的天空相仿佛。虽然现在想台头看到蔚蓝的天空似乎有一点点的痴人说梦。舟山的海水与我家乡的长江水一样,翻滚着泥土的颜色。或许由于这样的原因,舟山的海产品比起其他的海域,味道更美。舟山人走到哪里吃海鲜,都觉得比不上家乡的好。这是从小吃到大的家乡味,与东西的好坏无关。我是这样认为的。

没有看到渔民。端午小长假,岛上静悄悄。这里不是旅游热点,鲜见游客的身影。一溜儿巨大的油罐,肥嘟嘟胖乎乎地一个挨着一个。“油库重地 严禁烟火”的字眼,凛然有一点威严。中央对舟山的大开发,让很多舟山的小岛变成了重要的储存基地。我看到过油库煤库和粮库以及还有不知储存了什么的大罐子,分存于不同的岛屿。小干的油库规模不是很大,有备无患嘛。

再往前,沿海边我们看到有几个工人忙于电焊。他们在干什么?起楼房吗?两三座袖珍小楼房没有正常建筑的横平竖直,却至少有四五层高。这是什么?船上的上部。那家伙告诉我。我没有对上号。什么船上的上部?加在船上的。我还是不懂。你不是坐过二等舱三等舱吗?是这样。原来船舱上面的一层又一层,不是和船舱一起的啊。我还以为……我没有说完被打断,“你以为,哈哈哈……”那家伙的笑声严重刺激了我,刚刚登起眼睛,公公婆婆笑着打哈哈,“别和他一般见识”。

是的,他也没见识过小干,和我一样是第一次上岛。这一座船厂只是开头。沿海边的船厂,一下子出现了几个。除了造船有限公司,还有拆船厂。建设与破坏,就这样神奇地相依相存。小岛尽头的拐弯处,两家并立的船厂同样是一家造船一家拆船。原来,拆船也是大买卖,让人不得不联想起拆迁。当然,还有修船厂。现在正是伏休禁捕期,很多渔船到修理厂集合,像人的定期体检一样。等到开禁令下,立马投入到大海深处,为主人挣来万贯家财。

除了工厂,这半边没有住家。几个不大的门脸,东西倒是齐全。什么小吃部,烟酒店,还有联通电信合作社,一应俱全。就是看不出曾经晒盐厂的痕迹。虽然岛上人还有很大部分认为晒出来的盐比买回来的好吃,也还是太小众了。盐自古是国家专控,自己晒盐犯法。好像是去年,媒体有过报道:有个人从甲地带了一点食用盐回老家被抓,理由是扰乱盐业市场。甚荒唐甚可笑,就是发生了。可见得盐与税收的重要性。因为没有遇到小干岛的原住民,不知道不再晒盐的他们,以什么为生活。总不可能全部进厂做了工人?

小干,因为浦西大桥的连接,肯定会有更大的一步棋在运筹中,否则,这座堂皇的大桥就失去了意义。只是这步棋怎样走,我们还看不清楚。自然也不需要我们操心,有的是操心的人。小干的大干,却是一定的。


分页: 123

版权声明:
1.华考范文网的资料来自互联网以及用户的投稿,用于非商业性学习目的免费阅览。
2.《小干大干中》一文的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仅供学习参考,转载或引用时请保留版权信息。
3.如果本网所转载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会及时删除。

重点推荐栏目